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2004年贾浅浅大婚父亲贾平凹席上发言许下3重期许堪称典范

发布时间: 2022-09-0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作为一个极具专业性的人民团体,中国作家协会怕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其官网公示的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而饱受争议。

  8月17日,有网友发现在此次中国作家协会公布的994名拟发展会员当中,著名作家贾平凹之女贾浅浅赫然在列。

  作为早在2018年就因为出版个人自选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而被人质疑文学水平到底有多高的“文二代”,贾浅浅在没有任何高质量作品的情况下就成为了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甚至许多官方媒体都对贾浅浅的文化造诣提出了质疑。

  或许,贾浅浅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诗歌会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作为贾平凹最心爱的女儿,贾浅浅在自己的的成长道路上,并没有承受过什么猛烈的抨击与质疑。

  1979年11月,在陕北冬季干燥的冷风中,贾平凹迎来了自己的“希望之花”,贾浅浅。

  这一年的贾平凹刚刚27岁,从西北大学毕业还不到四年,只是陕西人民出版社的一名小编辑,距离他出版人生当中的第一本长篇小说还有7年。

  此时的贾平凹和妻子韩俊芳生活的地方还是单位的员工宿舍,并不富裕的生活条件让这两个年轻人在面对新生命的到来时,十分的手足无措。

  因此在女儿贾浅浅尚在襁褓的时候,贾平凹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就是女儿快点长大。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成熟的贾平凹和逐渐长大的贾浅浅找到了他们父女二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在这样的父慈子孝的温馨环境里,被贾平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贾浅浅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早已写下了上百部文学作品的贾平凹眼里,自己最温暖、最牵肠挂肚和最有压力的作品。

  彼时的贾平凹和妻子韩俊芳之间还有着深沉且浓烈的爱意,面对生活里的种种困难,都觉得可以轻松渡过。

  可是随着贾平凹的名气越来越大、被人熟知的作品越来越多,自觉自己已经无法追上丈夫成长足迹的韩俊芳对于贾平凹的信任感也越来越少。

  尤其是在贾平凹的作品被改编成为影视作品之后,韩俊芳看着每天早出晚归、混迹于各大剧组的丈夫,一口咬定了贾平凹在外有了第三者。

  甚至,已经对这段婚姻完全丧失了信心的韩俊芳还大闹了贾平凹挚友,路遥的葬礼现场,当众指责贾平凹:“你们男人都喜新厌旧的烂德行!”

  当一段婚姻当中已经没有了信任,那么距离这段婚姻的散场聚堆不远了。果然,1992年还没过完,贾平凹就和韩俊芳将离婚证拿回了家。

  这一年的贾浅浅,刚刚13岁。即便她再不舍父亲和母亲,却也无力扭转倔强的父母离婚的事实。

  毕竟,在此之前,贾平凹的好友们已经在贾平凹和韩俊芳中间调和了八个月,最终也没能挽回贾平凹和韩俊芳这段从贫困当中苦熬出来的婚姻。

  为了女儿能有人照顾,贾平凹并没有和妻子争夺抚养权,甚至还选择了净身出户,保障贾浅浅和韩俊芳此后的生活水平不下降。

  但是无论怎么说,贾浅浅还是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也成为了贾平凹内心的一道伤疤。

  实际上,出生在1979年的贾浅浅不仅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还赶上了父亲飞黄腾达的好时机,越发丰厚的家底和父亲的名气让她从小的生活都比贾平凹成年前经历的那种贫穷且坎坷的生活要好很多。

  因为有了父亲提供的优渥的生活条件,贾浅浅不仅考上了父亲的母校西北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成为了一名大学生,还进修了文艺系的研究生。

  有了这样的学历,结束了学生生涯的她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西北大学文学院的讲师,后来顺利拿下了西北大学中文系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的她更是顺利的爬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

  尽管贾浅浅的工作之路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十分顺利且成功的,但是作为父亲,贾平凹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早日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

  因此,当女儿将自己的男朋友贾少龙带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文人出身的贾平凹在内心无数次地感谢了爱神对自己女儿的眷顾。

  转眼,贾浅浅的婚期如约而至。作为老父亲,贾平凹的内心越发复杂起来。他开心于女儿即将要开启一段新的人生,却也痛苦于女儿即将离开自己。

  在经历了内心漫长的纠结和挣扎之后,贾平凹终于还是用一个父亲应该有的状态面对了女儿的出嫁。并且邀请了自己的诸多好友前来参加贾浅浅的婚礼。

  在这场婚礼上,贾平凹亲手将女儿的手递给了站在对面的贾少龙,并且叮嘱他照顾好自己的大女儿。这样的场景,让不少来宾都感动得落泪。

  和天底下所有参加女儿婚礼的父亲一样,贾平凹在仪式即将结束的时候,被邀请上台讲话。

  贾平凹略微颤抖地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掏出来了那张自己准备和练习了无数遍的发言稿,对着所有的来宾开始讲话。

  在贾平凹的描述里,贾浅浅就像是他的“希望之花”,给予了他对于人生的新认识,更是他的淘气和小棉袄,让他有了更多的温暖与快乐。

  深知自己无法陪伴女儿一辈子的他更是在踌躇了许久之后,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讲出了他对女儿未来人生的期许。这些期许还被贾平凹凝结成了三句话。

  第一句话,就是清朝有名的大学士纪晓岚曾经写下的一副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作为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大作家,贾平凹这些年所积攒下来的稿费早已是平常人不可企及的数字。因此,他对于女儿未来的希望里,并没有什么“大富大贵”的祈求。

  甚至他只希望女儿能做一个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希望她一辈子好好读书、好好工作,担负起自己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和社会责任。

  第二句话,则是司马迁所著的《史记》当中的一句名言:“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走。 ”

  在贾平凹看来,自己的女儿可以是一个普通人,却应该有大的胸怀。一切要以自己身上的责任为主,即便是个平凡人,以后也要肩负起身上的责任。

  而第三句话,只有四个字,“心系一处”。作为曾有过一段失败婚姻的贾平凹,对于女儿未来的幸福有着很高的期待,他不希望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更不希望她未来不幸福。

  因此,贾平凹用“创造、培养、磨合、建设、维护和完善”六个词,总结了他在两段婚姻里所凝练出来的经验,用一个“前辈”的身份为女儿的婚姻表达了最好的期许。

  在发言的最后,贾平凹还用自己最真挚的情感,略微哽咽的向在场的所有人说道:“我万分感激着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我也希望你们在以后的岁月里,关照、爱护、提携两个孩子!”

  在发言的最后,这位已经年过半百的父亲,向着所有的嘉宾深深地鞠了一躬,表达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挚的情感。

  可惜的是,贾平凹并没有交代清楚希望好友们如何提携自己的女儿。反而是在此后的时间里,贾浅浅身上各类并不符合她身份的头衔和夸赞,让贾浅浅陷入了争议之中。

  2018年,对于贾浅浅来说,是特殊的一年。这一年的她不仅进入了父亲和自己的母校西北大学继续攻读博士,还被聘任为了西北大学文学院的副教授。而在这一年的开始,她还出版了个人的自选诗集,《第一百个夜晚》。

  尽管贾浅浅当上副教授的消息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但是她的诗歌却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无论是现代诗歌还是古代诗歌,总是充满着“诗意”的。这个诗意可以抽象,但是一定是诗歌最美妙的地方。

  但是贾浅浅的诗集当中,随处可见充满“尸字头”汉字描绘的“黄白之物”。甚至在有的官方媒体眼中,贾浅浅的诗歌之所以能够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

  眼见女儿深陷舆论的漩涡,早已成为了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主任的贾平凹也不得不出面,以一篇《我老不明白,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骂我?》的文章来反驳各种流言蜚语。

  不过很明显,这样的经历并没有打击贾浅浅想要在文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梦想。此后的时间里,她不仅出版了多篇诗歌,还在今年的8月17日,赫然出现在了中国作家协会公示的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当中。

  作为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享受到父亲给自己的关爱是没有错的。但是对于文学的领悟,绝不会因为自己被当代文学大家视若珍宝而有任何进步。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